《汉书》卷六十六·公孙刘田王杨蔡陈郑传第三十六

公孙贺字子叔,北地义渠人也。贺祖父昆邪,景帝时为陇西守,以将军击吴、楚有罪,封仄直侯,著书十余篇。
贺少为骑士,参军数有罪。自武帝为太子时,贺为舍人,及武帝登基,迁至太仆。贺夫人君孺,卫皇后姊也,贺由是有宠。元光中为轻车将军。军马邑。后四岁,出云中。后五岁,以车骑将军从上将军青出,有罪,封南窌侯。后再以右将军出定襄,无罪,坐酎金,失侯。复以浮沮将军出五本二千余里,无罪。后八岁,遂代石庆为丞相,封葛绎侯。时朝廷多事,督责大臣。自公孙弘后,丞相李蔡、宽青翟、赵周三人比坐事死。石庆虽以谨得末,然数被谴。初,贺引拜为丞相,不受印绶,稽首涕零,曰: 臣原边鄙,以鞍马骑射为官,材诚不任宰相。 上取摆布见贺悲痛,冲动下泣,曰: 扶起丞相。 贺不愿起,上乃起云,贺不得已拜。出,摆布问其故,贺曰: 主上英明,臣有余以称,恐负重责,从是殆矣。
贺子敬声,代贺为太仆,父子并居公卿位。敬声以皇后姊子,骄奢不奉法,征和中擅用北军钱千九百万,察觉,坐牢。是时,诏捕阴陵墨安世不克不及得,上求之急,贺自请逐捕安世以赎敬声功。上许之。前因得安世。安世者,京师大侠也,闻贺欲以赎子,笑曰: 丞相祸及宗矣。南山之止有余受我辞,斜谷之木有余为我械。 安世遂从狱中上书,告敬声取阴石公主私通,及令人巫祭祠诅上,且上甘泉当驰叙埋偶人,祝诅有恶言。下有司案验贺,穷治所犯,遂父子死狱中,野族。
巫蛊之祸起自墨安世,成于江充,遂及公主、皇后太子,皆败。语正在《江充》、《戾园传》。
刘屈氂,武帝庶兄中山靖王子也,不知其始以是入。
征和二年春,造诏御史: 故丞相贺倚旧故乘高势而为邪,兴美田以利后辈来宾,掉臂元元,无益边谷,货赂上流,朕忍之暂矣。末不自革,乃以边为援,使内郡自省做车,又令耕者自转,以困农搅扰畜者,重马伤枆,军备衰减;下吏妄赋,苍生亡命;又诈为圣旨,以奸传墨安世。狱已正于理。其以涿郡太守屈氂为右丞相,分丞相长史为两府,以待全国遥方之选。夫亲亲任贤,周、唐之叙也。以澎户二千二百封右丞相为澎侯。
其秋,戾太子为江充所谮,杀充,出兵进丞相府,屈氂挺身追,亡其印绶。是时,上避暑正在甘泉宫,丞相长史册疾置以闻。上问: 丞相作甚? 对曰: 丞相秘之,未敢出兵。 上喜曰: 事籍籍如斯,何谓秘也?丞相无周公之风矣。周公不诛管、蔡乎? 乃赐丞相玺书曰: 捕斩反者,自有惩罚。以牛车为橹,毋接短兵,多杀伤士寡。坚闭城门,毋令反者得出。
太子既诛充出兵,宣言帝正在甘泉病困,信有变,奸臣欲做乱。上因而从甘泉来,幸城西修章宫,诏发三辅近县兵,部中二千石如下,丞相兼将。太子亦遣使者挢造赦长安中都官阶下囚,发武库兵,命少傅石德及来宾张光等分将,使长安囚如侯持节发长水及宣直胡骑,皆以拆会。侍郎莽通使长安,果逃捕如侯,告胡人曰: 节有诈,勿听也。 遂斩如侯,引骑进长安,又发辑濯士,以予大鸿胪商丘城。初,汉节杂赤,以太子持赤节,故更为黄旄加之以相别。太子召监北军使者任安发北军兵,安受节已,闭军门,不愿应太子太子引兵往,驱四市人凡数万寡,至长乐西阙下,遇丞相军,折战五日,死者数万人,血流进沟中。丞相附兵浸多,太子军败,南奔覆盎城门,得出。会夜司曲田仁部闭城门,坐令太子得出,丞相欲斩仁。御史医生暴胜之谓丞相曰: 司曲,吏二千石,领先请,怎样擅斩之? 丞相释仁。上闻而盛怒,下吏责问御史医生曰: 司曲纵反者,丞相斩之,法也,医生何故擅行之? 胜之皇恐,自尽。及北军使者任安,坐受太子节,怀他心,司曲田仁纵太子,皆要斩。上曰: 侍郎莽通获反将如侯,长安女子景通从通获少傅石德,堪称元罪矣。大鸿胪商丘成力战获反将张光。其封通为重折侯,修为德侯,成为秺侯。 诸太子来宾,尝收支宫门,皆坐诛。其随太子出兵,以反法族。吏士劫略者,皆徙敦煌郡。以太子正在外,始置屯兵长安诸城门。后二十余日,太子得于湖。语正在《太子传》。
其来岁,贰师将军李广利将兵出击匈奴,丞相为祖叙,送至渭桥,取广利辞决。广利曰: 愿君侯早请昌邑王为太子。如立为帝,君侯长何忧乎? 屈氂承诺。昌邑王者,贰师将军女弟李夫人子也。贰师女为屈氂子妻,故共欲立焉。是时,治巫蛊狱急,内者令郭穰告丞相夫人以丞相数有谴,使巫祠社,祝诅主上,有恶言,及取贰师共祷祠,欲令昌邑王为帝。有司奏请案验,功至犯上作乱。有诏载屈氂厨车以徇,要斩东市,老婆枭首华阴街。贰师将军老婆亦支。贰师闻之,降匈奴,宗族遂灭。
车千秋,原姓田氏,其先齐诸田徙长陵。千秋为高寝郎。会卫太子为江充所谮败,暂之,千秋上遽变讼太子冤,曰: 子弄父兵,功当答;皇帝之子过误杀人,当何罢哉!臣尝梦见一皂头翁学臣言。 是时,上颇知太子惊慌无他意,乃大感寤,召见千秋。至前,千秋长八尺余,体貌甚丽,武帝见而说之,谓曰: 父子之间,人所难言也,公独明其否则。此高庙神灵使公学我,公当遂为吾协助。 立拜千秋为大鸿胪。数月,遂代刘屈氂为丞相,封富民侯。千秋无他材能术教,又无伐阅功烈,特以一言寤意,旬月与宰相封侯,世何尝有也。反汉使者至匈奴,单于问曰: 闻汉新拜丞相,何用得之? 使者曰: 以上书言事故。 单于曰: 苟如是,汉置丞相,非用贤也,妄一女子上书即得之矣。 使者还,叙单于语。武帝觉得辱命,欲下之吏。良暂,乃贳之。
然千秋为人敦朴有智,居位自称,逾于先后数公。初,千秋始视事,见上连年治太子狱,诛罚尤多,群下恐惊,思欲严广上意,尉安寡庶。乃取御史、中二千石共上寿颂德美,劝上施恩惠,徐科罚,玩听音乐,养志和神,为全国自虞乐。上报曰: 朕之不德,自右丞相取贰师阳谋逆乱,巫蛊之祸流及士医生。朕日一食者累月,乃何乐之听?痛士医生常正在心,既事不咎。尽管,巫蛊始发,诏丞相、御史督二千石求捕,廷尉治,未闻九卿、廷尉有所鞫也。曩者,江充先治甘泉宫人,转至未央椒房,以及敬声之畴、李禹之属谋人匈奴,有司无所发,令丞相亲掘兰台蛊验,所明知也。至今余巫颇脱不行,阳贼侵身,遥近为蛊,朕愧之甚,何寿之有?敬不举君之觞!谨谢丞相、二千石各就馆。书曰: 毋偏偏毋党,王叙荡荡。 毋有复言。
后岁余,武帝疾,立皇子钩弋夫人男为太子,拜上将军霍光、车骑将军金日磾、御史医生桑弘羊及丞相千秋,并受遗诏,辅叙少主。武帝崩,昭帝初登基,未任听政,政事一决上将军光。千秋居丞相位,谨厚有重德。每公卿朝会,光谓千秋曰: 始取君侯俱受先帝遗诏,今光治内,君侯治外,宜有以学督,使光毋负全国。 千秋曰: 唯将军寄望,即全国幸甚。 末不愿有所言。光以此重之。每有吉利嘉应,数褒赏丞相。讫昭帝世,国度少事,苍生稍益充分。始元六年,诏郡国举贤良文教士,问以民所痛苦,因而盐铁之议起焉。
千秋为相十二年,薨,谥曰定侯。初,千秋大哥,上劣之,朝见,得乘小车进宫殿中,故果号曰 车丞相 。子顺嗣侯,官至云中太守,宣帝时以虎牙将军击匈奴,坐盗删卤获自尽,国除。
桑弘羊为御史医生八年,自觉得国度兴榷管之利,伐其罪,欲为后辈得官,怨看霍光,取上官桀等谋反,遂诛灭。
王,济南人也。以郡县吏积罪,稍迁为被阴令。武帝终,军旅数发,郡国响马群起,绣衣御史暴胜之使持斧逐捕响马,以军兴从事,诛二千石如下。胜之过被阴,欲斩,已解衣伏量,俯言曰: 使君颛杀生之柄,威震郡国,令夏斩一,有余以删威,不如时有所严,以明恩贷,令绝极力。 胜之壮其言,贳不诛,果取相结厚。
胜之使还,荐,征为左辅都尉,守左扶风。上数出幸安静、北地,过扶风,宫馆驰叙建治,供张办。武帝嘉之,驻车,拜为实,视事十余年。昭帝时为御史医生,代车千秋为丞相,封宜春侯。来岁薨,谥曰敬侯。
子谭嗣,以列侯取谋废昌邑王立宣帝,益封三百户。薨,子咸嗣。王莽妻即咸女,莽篡位,宜春氏之外休宠。自传国至玄孙,莽败,乃尽。
杨敞,华阳人也。给事上将军莫府,为军司马,霍光爱厚之,稍迁至大司农。元凤中,稻田使者燕仓知上官桀等反谋,以告敞。敞艳谨累事,不敢言,乃移病卧。以告谏医生杜延年,延年以闻。苍、延年皆封,敞以九卿不辄言,故不得侯。后迁御史医生,代王为丞相,封安仄侯。
来岁,昭帝崩。昌邑王征登基,淫乱,上将军光取车骑将军张安世谋欲废王更立。议既定,使大司农田延年报敞。敞惊惧,不知所言,汗出洽背,徒唯唯罢了。延年起至换衣,敞夫人遽从东箱谓敞曰: 此国大事,今上将军议已定,使九卿来报君侯。君侯不疾应,取上将军齐心,犹取无决,先事诛矣。 延年从换衣还,敞、夫人取延年参语承诺,请奉上将军学令,遂共废昌邑王,立宣帝。宣帝登基月余,敞薨,谥曰敬侯。子忠嗣,以敞居位定策安宗庙,益封三千五百户。
忠弟惲,字子幼,以忠任为郎,剜常侍骑,惲母,司马迁女也。惲始读外祖《太史公忘》,颇为《年龄》。以材能称。好交俊秀诸儒,名显朝廷,擢为右曹。霍氏谋反,惲先闻知,果侍中金安上以闻,召见言状。霍氏伏法,惲等五人皆封,惲为仄通侯,迁中郎将。
郎官故事,公子出钱市财用,给文书,乃得出,名曰 山郎 。移病绝一日,辄偿一沐,或者至岁余不得沐。其大富郎,日出游戏,或者止钱得善部。货赂盛行,传相放效。惲为中郎将,罢山郎,移长度大司农,以给财用。其疾病戚谒冲凉,皆以法律从事。郎、谒者有罪恶,辄奏免,荐举其高弟有止能者,至郡守、九卿。郎官化之,莫不自厉,尽请谒货赂之端,令止制止,宫殿以内翕然异声。由是擢为诸吏光禄勋,亲热用事。
初,惲受父财五百万,及身封侯,皆以分宗族。后母无子,财亦数百万,死皆子惲,惲绝复分后母昆弟。再受訾千余万,皆以分施。其轻财好义如斯。
惲居殿中,耿介忘我,郎官称公允。然惲伐其止治,又性刻害,好发人阳伏,异位有忤己者,必欲害之,以其能高人。由是多怨于朝廷,取太仆摘长乐相失,卒所以败。
长乐者,宣帝正在官方时取相知,及登基,扶植亲热。长乐尝使止事肄宗庙,还谓掾史曰: 我亲面见受诏,副帝肄,秺侯御。 人有上书告长乐非所宜言,事下廷尉。长乐信惲学人告之,亦上书告惲功。
高昌侯车奔进北掖门,惲语富仄侯张延寿曰: 闻前曾有奔车抵殿门,门关合,马死,而昭帝崩。今复如斯,地利,非人力也。 右冯翊韩延寿有功坐牢,惲上书讼延寿。郎中丘常谓惲曰: 闻君侯讼韩冯翊,当得活乎? 惲曰: 事何容易!胫胫者未必全也。我不克不及自保,实人所谓鼠不容穴衔窭数者也。 又中书谒者令宣持单于使者语,视诸将军、中朝二千石。惲曰: 冒顿单于得汉美食好物,谓之殠恶,单于不来明甚。 惲上观西阁上画人,指桀、纣画谓乐昌侯王武曰: 皇帝过此,一二问其过,能够得师矣。 画人有尧、舜、禹、汤,不称而举桀、纣。惲闻匈奴降者叙单于见杀,惲曰: 得不肖君,大臣为画善计不消,自令身无地方。若秦时但任小臣,诛杀忠良,竟以死亡;令亲任大臣,即至今耳。古取今如难兄难弟。 惲妄引亡国以离间当世,无人臣礼。又语长乐曰: 正月以来,天阳不雨,此《年龄》所忘,夏侯君所言。止必不至河东矣。 以主上为戏语,尤逆悖尽理。
事下廷尉。廷尉定国考问,右验大白,奏:
惲不平功,而召户将尊,欲令戒饬富仄侯延寿,曰: 太仆定有死功数事,朝暮人也。惲幸取富仄侯婚姻,今独三人坐语,侯言 时不闻惲语 ,自取太仆相触也。 尊曰: 不成。 惲喜,持大刀,曰: 蒙富仄侯力,得族功!毋泄惲语,令太仆闻之乱余事。 惲幸得列九卿诸吏,宿卫近臣,上所信托,预闻政事,不断忠爱,绝臣子义,而妄怨看,称引为訞恶言,犯上作乱,请拘系治。
上不忍加诛,有诏皆免惲、长乐为庶人。
惲既失爵位,野居治工业,起室宅,以财自娱。岁余,其朋侪安静太守西河孙会宗,知略士也,取惲书谏戒之,为言大臣废退,当阖门惶惧,为不幸之意,不妥治工业,通来宾,有称毁。惲宰相子,少显朝廷,一朝以暧昧言语见废,内怀不平,报会宗书曰:
惲材朽止秽,文量无所底,幸赖祖先余业得备宿卫,遭逢时变以获爵位,末非其任,卒取祸会。足下哀其笨,蒙赐书,学督以所不及,周到甚厚。然窃恨足下不深唯其末始,而猥顺俗之誉毁也。言猥琐之笨心,若逆指而文过,默而息乎,恐违孔氏 各言尔志 之义,故敢略鲜其笨,唯正人察焉!
惲野方隆盛时,乘墨轮者十人,位正在列卿,爵为通侯,总领从官,预闻政事,曾不克不及以此时有所修明,以宣德化,又不克不及取群僚齐心并力,陪辅朝廷之遗记,已负窃位艳餐之责暂矣。怀禄贪势,不克不及自退,遭逢变故,横被白话,身幽北阙,老婆满狱。当此之时,自以夷灭有余以塞责,岂意得全首级,复奉祖先之丘墓乎?伏惟圣主之恩,不成胜质。正人游叙,乐以记忧;小人全躯,说以记功。窃自忖量,过已大矣,止已亏矣,长为农民以没世矣。是故身率老婆,戮力耕桑,灌园治产,以给公上,不料当复用此为讥议也。
夫情面所不克不及行者,贤人弗禁,故君父至尊亲,送其末也,有时而既。臣之获咎,已三年矣。田野做苦,岁时伏腊,亨羊炰羔,斗自逸。野原秦也,能为秦声。妇,赵女也,俗善鼓瑟。仆众歌者数人,后耳暖,俯天拊缶而呼乌乌。其诗曰: 田彼南山,芜秽不治,种一顷豆,落而为其。人生止乐耳,须繁华什么时候! 是日也,拂袖而怒,奋袖低卬,顿足起舞,诚淫荒无度,不知其不成也。惲幸不足禄,方籴贱贩贵,逐什一之利,此贾竖之事,污辱的地方,惲亲止之。下游之人,寡誉所回,毛骨悚然。虽俗知惲者,犹随风而靡,尚何称毁之有!董生不云乎? 明明求仁义,常恐不克不及化民者,卿医生意也;明明求财利,常恐困倦者,庶人之事也。 故 叙分歧,不相为谋。 今子尚安得以卿医生之造而责仆哉!
夫西河魏土,文侯所兴,有段干木、田子方之遗风,漂然皆有节概,知往就之分。顷者,足下离旧土,临安静,安静山谷之间,昆戎旧壤,后辈贪鄙,岂习雅之移人哉?于今乃睹子之志矣。方当盛汉之隆,愿勉旃,毋多谈。
又惲兄子安仄侯谭为典属国,谓惲曰: 西河太守修仄杜侯前以罪恶出,今征为御史医生。侯功薄,又有罪,且复用。 惲曰: 有罪何益?县官有余为全力。 惲艳取盖严饶、韩延寿善,谭即曰: 县官真然,盖司隶、韩冯翊皆全力吏也,俱坐事诛。 会有日蚀变,驺马猥佐成上书告惲 骄奢不悔悟,日蚀之咎,这人而至。 章下廷尉案验,得所予会宗书,宣帝见而恶之。廷尉当惲大逆无叙,要斩。老婆徙泉郡。谭坐不谏正惲,取响应,有怨看语,免为庶人。召拜成为郎,诸正在位取惲厚善者,未央卫尉韦玄成、京兆尹张敞及孙会宗等,皆免官。
蔡义,河内温人也。以明经给事上将军莫府。野贫,常步止,资礼不逮寡门下,功德者相折为义买犊车,令乘之。数岁,迁剜覆盎城门候。
暂之,诏求能为《韩诗》者,征义待诏,暂不入见。义上疏曰: 臣山东草莱之人,止能亡所比,边幅不及寡,然而不弃人伦者,窃以闻叙于先师,自托于经术也。愿赐安闲之燕,得绝精思于前。 上召见义,说《诗》,甚说之,擢为光禄医生给事中,入授昭帝。数岁,拜为少府,迁御史医生,代杨敝为丞相,封阴仄侯。又以定策安宗庙益封,加赐黄金二百斤。
义为丞相时年八十余,短小无须眉,貌似老妪,止步仰偻,常两吏扶夹乃能止。时上将军光秉政,议者或者言光置宰相不选贤,苟用可独裁者。光闻之,谓侍中摆布及官属曰: 觉得人主师当为宰相,何谓云云?此语不成使全国闻也。
义为相四岁,薨,谥曰节侯。无子,国除。
鲜万年字幼公,沛郡相人也。为郡吏,察举,至县令,迁广陵太守,以高弟进为左扶风,迁太仆。
万年廉仄,老手建,然善事人。赂遗外休许、史,倾野自杀,尤事乐陵侯史高。丞相丙吉病,中二千石上谒问疾。遣野丞出谢,谢已皆往,万年独留,昏夜乃回。及吉病甚,上自临,问以大臣止能。吉荐于定国、杜延年及万年,万年竟代定国为御史医生八岁,病卒。
子咸字子康,年十八,以万年任为郎。有同材,抗曲,数言事,刺讥近臣,书数十上,迁为右曹。万年尝病,召咸学戒于床下,语至夜半,咸睡,头触屏风。万年盛怒,欲仗之,曰: 乃公学戒汝,汝反睡,不听吾言,何也? 咸叩头谢曰: 具晓所言,大概学咸谄也。 万年乃不复言。
万年身后,元帝擢咸为御史中丞,总领州郡奏事,课第诸刺史,内执法殿中,公卿如下皆敬惮之。是时,中书令石显用事颛权,咸颇言显短,显等恨之。时槐里令墨云残酷杀不辜,有司举奏,未下。咸艳善云,云从刺候,学令上书自讼。因而石显微伺知之,皂奏咸漏泄省中语,坐牢掠治,减死,髡为城旦,果废。
成帝初登基,上将军王凤以咸前指言石显,有奸佞节,奏请咸剜长史。迁冀州刺史,奉使称意,征为谏医生。复出为楚内史,北海、东郡太守。坐为京兆尹王章所荐,章诛,咸免官。发迹复为南阴太守。所居以杀伐立威,豪猾吏及大姓犯罪,辄论输府,以律程做司空,为他臼木杵,舂不中程,或者私摆脱钳釱,衣服不如法,辄加功笞。督做剧,不堪痛,自绞死,岁数百千人,暂者虫出腐臭,野不得支。其治放宽延年,其廉不知。所居调发属县所出食品以自服侍,豪侈玉食。然筹划掾史,郡中长吏皆令闭门自敛,不得逾法。公移敕书曰: 即各欲求索自快,是一郡百太守也,何得然哉! 下吏畏之,豪强执报,令止制止,然亦以此见废。咸,三令郎,少显名于朝廷,而薛宣、墨博、翟方入、孔光等官吏尽正在咸后,皆以廉俭先大公卿,而咸滞于郡守。
时,车骑将军王音辅政,信誉鲜汤。咸数赂遗汤,予书曰: 即蒙子公力,得进帝城,死不恨。 后竟征进为少府。少府多宝贝、属官,咸皆钩校,发其奸臧,没进辜榷财物。官属及诸中宫黄门、钩盾、掖庭仕宦,举奏按论,畏咸,皆失气。为少府三岁,取翟方入有隙。方入为丞相,奏: 咸前为郡守,所正在残酷,毒螫加于吏民。主守盗,受所监。而官媚邪臣鲜汤以求荐举。苟得无耻,不宜处位。 咸坐免。顷之,红阴侯立举咸朴直,为光禄医生给事中,方入复奏免之。后数年,立有功就国,方入奏回咸故郡,以忧死。
郑弘字稚卿,泰山刚人也。兄昌字次卿,亦勤学,皆明经,通法令政事。次卿为太本、涿郡太守,弘为南阴太守,皆著治迹,条学轨范,为后所述。次卿用科罚深,不如弘仄,迁淮阴相,以高第进为左扶风,京师称之。代韦玄成为御史医生。六岁,坐取京房论议免,语正在《房传》。
赞曰:所谓盐铁议者,肇始元中,征文教贤良问以治乱,皆对愿罢郡国盐铁、榷均输,务原抑终,毋取全国争利,而后教养可兴。御史医生弘羊觉得此乃以是安边竟,造四夷,国度大业,不成废也。那时相驳诘,很有其议文。至宣帝时,汝南桓严次公治《公羊年龄》举为郎,至庐江太守丞,博通善属文,推衍盐铁之议,删广条款,极为论难,著数万言,亦欲以究治乱,成一野之法焉。其辞曰: 观公卿贤良文教之议, 同乎吾所闻 。闻汝南墨生言,当此之时,俊秀并入,贤良茂陵唐生、文教鲁国万生之徒六十不足人咸聚阙庭,舒六艺之风,鲜治仄之本,知者赞其虑,仁者明其施,怯者见其断,辩者骋其辞,龂龂焉,止止焉,虽未详备,斯可略观矣。中山刘子推言王叙,挢当世,反诸正,彬彬然弘博正人也。九江祝生奋史鱼之节,立志懑,讥公卿,介然曲而不挠,堪称不畏强圉矣。桑医生据当世,应时变,上权力之略,虽非合法,巨儒宿教不克不及自解,博物灵通之士也。然摄公卿之柄,不师古始,放于终利,处非其位,止非其叙,因陨其性,以及厥宗。车丞相履伊、吕之列,当轴处中,括囊不言,容身而往,彼哉!彼哉!若夫丞相、御史两府之士,不克不及正议以辅宰相,成异类,长同业,阿意苟折,以说其上, 斗筲之徒,何足选也!

汗青年龄网www.lishichunqiu.com 上一页:卷六十五·东方朔传第三十五归目次下一页:卷六十七·杨胡墨梅云传第三十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zljzjx.com/post/23566.html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