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诗二十期】《 末 》十首 祝福西漠红柳,一笑了之也,秀春妞妞,以及所有这个季节出生的宝贝们,生日快乐!

《 末 》

还不到最后一刻,还来得及酝酿
或者删除所有的退路
窗外的夜色还长,冷风蹒跚着造访多次
一个人的岛屿,船只正从远方
捎来母亲低声的叮咛和友人的问候

旧年将尽,整理如同告别,如同,再一次
重温。我被催促着
把不多的回忆捆扎,搬上车子,不管
沿途还要经历怎样的颠簸,还有多少散落与遗失
或者,再写一首诗,你就来了
再做一场梦,我,又要走了
多好啊,19年,最后的最后,我还在写
并在字里,被你反复经过



《 小寒 》

冷在三九,有朋自远方,送来大雪,送来小寒
以最简洁的方式,最多的意味
一候雁北乡;二候雀始巢;三候雉始雊
这越来越窄的人间,多么好
一年中最冷的時候, 可以让唇齿再递进
从破败,顺山势而下  ,由清远结庐
梅香幽自开,客临茶做,有你在
我呢,即便生如蚁,也可美如神



《 近清晨 》

寒凉,铺天盖地,假如潦草,这样的宿命
退于时令的墙角,那是一簇梦中的梅朵
这精灵的化身,泥菩萨一般
不喜,不怒,不贪,不嗔,不痴
悲悯的晨光,斜倚在肩上
自己摆布着自己
正是她习惯的样子,正是我喜欢的样子
湖上的白鹭,继续低飞,余音矜持
美有短暂的属性
而我笃信,人若至纯,便是回到了
美的又一个源头



《 树影满院 》

我还站在苹果树下,如此地偏爱
多凉呵,这星星的翅膀,我的归心
变幻了几多姿势
又一页一页被黑吃掉,尘埃之后
苍苍此生过半
依然想念着一小片陆地,绵长的软柔与灼痛
让人间不停地摇晃,恍若破绽
就要把我从杯里洒出来了



《 天青色的冬 》


背负了太多的冷,在安静中
不慌不忙地,吆着看不见的羊群
云层之上,干净的,不动声色的慢流
战事已远,现世安稳
内心一个趔趄,似有暗伤涌动
像这个冬天的雾霾。而雪
就伴在身侧,一边破碎,一边重生



《烛火照亮心跳》

无火引烛,那里,除了静寂
一湖往事,深不见底

邂逅一场心跳,也是需要缘分的,非诗勿挠
孤寒里,写字,烹茶
制幻地,给了她干净的灵魂与净澈的分行
孤美,是一朵野生的花,逆风如解意
只为裸呈给情投意合的同类



《十二月中旬的虚设》


从母亲稀疏的白发,接过更深的荒凉与疼痛
以柔弱之躯,沉默。是每一个夜晚
唯一的姿态。我是海的胃里,无法消化的一块骨头
每夜,每夜,擦拭航行中的桅杆与灯塔
鬼晓得,还要背负多少黑

新雪,一波波涌来,又依依退去,提醒着我
世间最轻的,欢喜或奔命
任意一朵碎裂的分行,在虚无之乡
在末世,在每一个苍白的日子中,滂沱地悲伤



《信鸽落在屋顶》

有缘的,情痴的,一声一声
搅动雪,我被举起
万物都在老去,而这火势是崭新的
什么也不用想像,只俯身向你的果园
从春秋到你的大宋
我是夏娃还没有尝过的那一只鲜美
笔直地落下



《第九行》

写了这么久,想要的远方,可否已近在咫尺
在向晚的夕晖里,在暖暖的宣纸上
小小的湿润中,之前是梅
现在是妹妹,母亲,燕瘦之后
她们有闻不见的香,看不见的色,摸不着的骨
白云灰且远,候鸟般,飞去又飞来
这第九行,像笔下误,灯下黑,何堪持赠君



《江风吹冷明月》

水里动荡着,恍惚着,若即若离着
这被江风一而再吹冷的一轮,拾级而上
越过霾十六与冰十三
又绕过层层的钢筋与水泥
静静地停在我们的窗前,配合末世的萧杀
躯壳丰满,肉身香艳,灵魂,略显多余
夸张着俗世的快乐,她有着无尽的美意
而不是让人读了,就想流泪的一个虚词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zljzjx.com/post/23598.html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