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到来,山楂花悄然开放

躲藏了许久许久的人们,浸泡在疫情的各种新闻还有绯闻里面,没有了春节的喜庆与欢欣,更多的却是关于这场突如其来疫情的无知与惶恐,有人也在做着末日式的最后狂欢。我们也许安逸得太久了,以为繁华会依旧,以为日子总会平凡如水,以为到处都有诗和远方,以为只要努力就能过的更好,却不知道那些所有的一切很多时候不过是一场自然轮回里最脆弱的泡沫。这个世界本来就很公平的,不止现在,过去与未来都如此,我们用我们自以为聪明得大脑,或者自以为强壮的体魄,最后不过证明不过如此渺小。最后我也不得不正视,努力得想像鸵鸟掩盖的真相,没有那么强大,也没有那么利害,唯一让我们还在坚持的,是我们的顽强,是从不放弃为了生存而生存的欲望罢了。

整个春节我都在想写一点什么,却一直没有动手,甚至连感悟与感怀都没有,督促着身边所有的人做好一切可能的防护,然后打听身边环境各种可能出现的因素,做出本能的躲避与回避,因为在未知与生存,你任何一种选择一种懦弱都不是错误,都不是软弱,那些以以为是的强大,无所畏惧已经用生命告诉我们他们不堪一击的软弱。

我不想歌颂谁,我不想赞美什么,因为有些东西已经不需要我去歌颂,它已经做的很好很好,就如我从来不曾怀疑与评击过它一样,它的好已经不是那些闲言碎语或是恶意评击就能摧垮,从来它都是俯视着这个世界,那怕最千疮百孔的时候。那些赞美的人已经不需要我去赞美,他们用完美无瑕的人格与生命证明他们的确有比我高尚的灵魂与觉悟,不是因为我的卑微,只是因为他们自己那瞬间逆行在你匆匆远离的背影里面。我也不想膜拜,因为我知道如果需要,包括我,这片土地上还有很多很多的人,他们会懦弱,也会卑微,但到了最后关头,总有让他们挺直的理由与觉悟,无他因为这是他们也只是我们的家,只要家还在,那怕陨落灵魂都不会迷失方向。

这段时间我们大部分人透过手中方寸之间窥探这个世界,也在熟悉却陌生的房间里面反思。这个世界没有我们想得那么繁华,这个世界也没有我们想得那么勇敢,原来生命真的如此平等,当倒下去瞬间都是想伸手求人怜悯拉一把。

诗和远方渐渐崩塌,远方的伊甸园只不过是你想象中的幻境,最终你所做的不过换个不同地方活着,依旧如此苟且依旧如此弱小。我真的想不明白,有些人得有多强大的自我感觉才能说出人种多么高尚的话,当你在天灾里面,都一样犹如乞丐一样死去,一样的腐烂。

那些遥远的国度,很多不过是我们想像的乌托邦,也如漂浮半空的泡沫,看似七彩斑斓,但是如果你用手触碰,瞬间你就能跌落凡尘,瞬间也就幻化成风。我们就像一个给家长保护太好的孩子,总以为外面是更加美好的世界,却不知道父母因为帮我们遮挡住风雨,我们才有风平浪静的港湾,终于在我们静下来时候,在感受生命脆弱时候,通过手中方寸之间,明白在我们之外依旧风起云诵,依旧闪电雷鸣,唯独此处安好。

如果不是这次的疫情,依旧躁动浮躁的我们可能不会真的停下来,认真看看家人亲人那张熟悉却陌生的脸。也不能发现原来父母真的已经老去了,不会发现子女已经在长大,镜子里的自己已经芳华青春不再。那些所谓的理想所谓的梦想,在此刻如此朴实如此实在,只是为了活着,只是为了那些或者仅有几个我爱爱我的人。

一些厌倦了的生活原来如此渴望,我们努力的工作也不过是想活着想让身边的人活着,原来起早摸黑要做的枯燥乏味的工作,是要维持如此崇高的生命历程与仪式。

如果这个春天我们学会了什么,我想更多的是珍惜,如果这次疫情让我们懂的什么,我想还是珍惜,如果这个春天给予了我们什么,我想还是那些用一些人用生命给我们换回来的珍惜。

春天不会因为一次疫情或者一场战争,一场灾难不来或者延迟,春天的脚步依旧稳健,春雨依旧沥沥涟涟,依旧润物无声。山上的山楂花悄然开放,不会因为谁,只是因为这个春天因为它本身固有的生命轨迹,所以它一如既往的灿烂。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zljzjx.com/post/24398.html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