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生命

还是在这个手术台上,它平躺在另一个胸腔之中,或者说,它已经有了新的主人.
还是在五个小时前,这个新主人的心脏性晕厥又一次发作,而这一次昏迷的时间更长,紧急救心药也无可挽回,家人把已四十九岁的病人抬进了手术室,对着哈利医生呼叫:为什么等了三年多还没有一个心脏?
.心脏是所有人体器官中最宝贝的,它能够起死回生,因而,它一定是先移植给最迫切的病人,它的新主人得到了它,也得到了新生.
傍晚,它跟着新主人兴冲冲的回到了家.
家是凌乱的,以前可不是这样,主人搬来了木凳,他把挂在白墙上的画拿在手中,觉的应该再挂高一点,然后,他退到了转动的圆桌边,是该清洗了,只见他走向了厨房,水”哗啦啦”地响了起来.
一直不说话的妻子看着换了心的丈夫,忙忙碌碌的与一贯懒散的丈夫判若两人,心理倒是一阵狂喜,结婚以来,家务事全是她干,这回该她懒懒了.
从此以后,性情大变的他不仅勤快,连一贯沉闷不喜说话的他也换了副嗓子一样,有事没事总要在妻子面前唠叨几句,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浑身是劲.
2005年3月的一天,那是一个晴朗的日子,它跟着主人一大早就驾车出发了,他的一家要去北方游玩.一路上,他有说有笑,他的妻子虽话不多但笑的多.
心在飞奔着,狂欢着笔直的高速公路.时速已超过130公里的主人似乎觉得还不过瘾,他啐了一口,右脚正想加力,猛然他从左车镜中看到一辆大巴呼啸而来,他嘀咕着,下意识的把方向盘挪动,大巴从他的身边冲锋而去.
,眼见是一小镇,主人脚下的油门还是轰轰作响.
“就在这里过夜吧!”是主人妻子的温和.
“不,不,天黑前一定能到,”是主人坚定的口气.
“不急呀 !”妻子温和有加.
一路风尘,主人的心总是放牧着快乐
人心有十八变,天却有八十变,厚厚的乌云扫荡着蓝蓝的天空,四周变的一片昏暗,倾刻间瓢泼大雨冲天而来,唰唰地与大地相抱,须叟之间又四散八开,但蜿蜒的马路还是能一洗尘埃.
突然,心脏与它的主人,主人与他的车全停在了山间的马路边,新轮胎新爆胎,.
主人一下子沮丧起来,一边搬出备胎,一边骂着坑人的伪劣资本家.
天已经黑了下来,车的大小灯已亮,盘旋在山坡的轮子自然放慢了步子,主人的眼睛也睁大了许多,双瞳紧紧的盯着前方.
车速虽慢但还是爬上了坡,主人的心放了下来.
浑浊的弯月一溜天际,黑白相间的云朵时急时缓而欲盖弥彰,四周静寂的只有车的轰鸣,曲曲弯弯的山道沿着山涯婉转而下.
老踩刹车不踩油门的主人颇为不惯,眼前又是一个九十度转角,主人又得放慢车速,他紧握住方向盘,缓慢的要驶往,刚到直角,猛然两道白光直刺眼帘,他的心”咚”的一声,只觉目眩头转,急把方向盘往外角一甩.
只是一刹那,心脏与他的主人,主人与他的车他的妻子直奔山谷而去.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zljzjx.com/post/25501.html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