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荔枝叹》

涪州,即今涪陵。苏东坡在《荔枝叹》中写道:“永元荔枝半交 趾,天宝岁贡取之涪。”他为自己的诗注解说:“唐天宝中盖取涪州荔枝,自子午谷路进之。”这子午谷路即子午道。早在先秦时就有关中通往蜀地的通道。两汉以后,子午道中间取消了一个“凹”型的大弯,大大缩短了从涪州到长安的距离,快马二十个小时可到。这条通道北起陕西的杜陵,穿过南山(即秦岭),直达汉中。古代人把北方称为子,南方成为午,故称子午道。尽管此道迂回曲折,谷深山高,但为了讨杨妃欢心,使臣不得不经常快马往来于子午道间。故在唐中期,此道还被称为“荔枝道”。与苏东坡同时代的诗人谢枋得也提到:“涪州贡荔枝到长安,色香不变,贵妃乃喜。”南宋人吴曾在《能改斋漫录》中更进一步证实了涪州贡鲜荔枝的事实:“涪州有妃子园荔枝,盖(杨)妃嗜生荔枝,以驿骑传递,自涪至长安,有便路,不七日可到。”所谓“生荔枝”,即指新鲜荔枝。宋、明的一些方志记载南宋时涪州城西的妃子园尚存荔枝树百余株。可见,杨贵妃确实是吃过四川涪州的荔枝。

有人认为涪州贡荔不太可能,因为从记述的资料来看,大多出自于宋朝人的诗文,可信度是值得怀疑的。他们认为荔枝有可能产自泸、戎两地。南宋人罗大经说:“荔枝,明皇时所谓‘一骑红尘妃子笑’者,盖泸、戎产也,故杜子美有‘忆过泸戎摘荔枝’之句。是时闽品绝未有闻,而至今则闽品奇妙香味皆可仆视泸戎矣。”这里的“泸”,指泸州,即现在的泸州市。而戎,即指宜宾,现在的宜宾市西南。唐朝正是泸、戎两地荔枝栽培繁盛时期。在杨妃自缢身亡后第十年,唐代的大诗人杜甫路过泸、戎两地,亲眼看见并品尝了两地的荔枝,写下了《解闷十二首》,其中的第十首写道:“忆过泸戎摘荔枝,青峰隐映石逶迤。京中旧见无颜色,红颗酸甜只自知。”明代杨开庵也说泸州荔枝“绣成堆处献君王”。可见泸州、戎州荔枝栽培历史悠久,是上贡佳品。

也有人认为嘉州、忠州也有贡荔。嘉州即今天的乐山。宋人宋祁《成都方物略记图》中认为:荔枝产于嘉州、戎州。上文提到过的吴曾在《能改斋漫录》中说,嘉州距长安较近,可能是杨妃所食荔枝的产地。而忠州即今四川忠县,虽然现在的忠县境内,荔枝几乎绝种,但宋人张君房却认为忠州在唐代也向长安进贡荔枝。宋朝王灼《碧鸡漫志》说:“太真妃好食荔枝,每岁忠州置急递上进,五日至都。”白居易在忠州时,曾作《荔枝图序》,记录了当地荔枝的形状:“荔枝生巴、峡间,形状团 团 如帷盖,叶如桂,冬青;花如桔,春荣;实如丹,夏熟。朵如蒲桃,核如琴轸,亮如红缯,膜如紫绢,瓤肉洁白如冰雪,浆液甘酸如醴酪。大略如此,其实过之。”按照白居易的讲法,今四川、重庆有很多地方是盛产荔枝,而且是进贡到长安的。至于忠州产荔枝,那更不用说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zljzjx.com/post/25511.html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