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吴用原本是教书先生,为什么会和朝廷作对,做强盗?

  在《水浒传》当中,除了晁盖和宋江之外,还有一个人显得至关重要,这个人就是吴用,作为梁山的智多星,这个人显得尤为重要,为什么这么说?由于无论从最开端的智取生辰纲,还是梁山指导人的两次改换,都少不了吴用的计策,先是不费一兵一卒,仅用几个人就劫取了生辰纲,还毫发无损地回来,关于常人来说,很难做到,接下来就是劫取了生辰纲之后该何去何从的问题,他先是应用林冲和白衣秀士王伦之间的矛盾,招致林冲造反一刀杀了王伦,而且这林冲打死都不愿意当梁山头领,最后就这样被晁盖接手过来了,得来全不费时间,这不可承认吴用占了很大功劳。

  后来晁盖收兵攻打祝家庄中了史文恭的毒箭,最后不治身亡,这时分梁山群龙无首,让谁来当梁山的董事长是个很大的问题,这时分该选择谁来当梁山的董事长?意见都不是很统一,按理来说,应该由林冲来当这个头领,而且宋江是后来才上山的,怎样也轮不到他,但是最后还是当上了梁山的董事长,这其中少不了吴用的帮助。但是很多人都想不通,这吴用本来是一个教书先生,为什么不选择进京赶考,某个一官半职呢?

  在朝廷为官才是正道,用如今的话说就是考公务员,吃国度饭,但他偏偏选择上山当匪徒头子,当匪徒可是好说不好听,一不能堂堂正正生活,二不能光宗耀祖。有个民间传说是这样子的,说这吴用本来参与过科举考试,还高中状元,但是当时的主考官是蔡京,他人都送礼,唯独吴用不送,这时分蔡京心里就想,如今你还没当官就这么猖狂,等你上来了还能把我放在眼里?于是就在宋徽宗面前参了他一本,说这个人单看名字不能当状元,假如让一个吴(无)用这样的名字来当状元,那有损我大宋的国威。

  那宋徽宗自身是一个很迷信的人,听蔡京这么一说,就把吴用状元的名额拿掉了,吴用这个名字就这么毁了本人的前程,只得回乡村当一个教书先生,不断抑郁不得志,所以对朝廷不断心存不满,这才有了和朝廷做对的念头,固然这只是个民间传说,但是假如真是这样的话,这吴用的这种选择也能够说得通,还有最后他和宋江主张招安也不难了解他的意图。

  由于梁山这次闹的动静这么大,派来的几个大将都被打败了,打又打不过,朝廷迫于压力不得不招安,这时分吴用作为军师也能够谋个一官半职,和蔡京一同同朝为官,当两人见面的时分,不用过多言语,似乎在对蔡京说,你看,当初你拿掉了我当年状元的名额,但是如今我不也是照样上来了?这点是能够说得过去的,就想如今有那么多年轻人在拼了命地努力着,不就是为了那曾经蔑视的眼神吗?

  所以我们不难推测出当初吴用的心情,当时他参与科考之时,正好是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那个年岁的心境都差不多是这样,本来他就是饱读诗书,才疏学浅,本来属于他的东西就这么被他人拿走了,让他英雄无用武之地,作为一个未老先衰的年轻人,怎能吞下这窝囊气?所以他才会由一个教书先生变成一个匪徒头子,并且全力辅助梁山,在梁山兵强马壮到达鼎盛的时分,主张招安。

  由于匪徒无论在古代还是现代,都是好说不好听,不只不能光耀门楣,还给后代带来不好的影响,就像如今小孩子去上学,假如一个孩子的爸爸是抢劫犯,全班的小朋友都会取笑他、疏远他,不能像正常的孩子一样快乐地生活,所以吴用的本意还是以为给朝廷打工才是正道,不然当时梁山完整能够结合南方的方腊一同推翻大宋的政权,以吴用的身手来说,说服方腊一同对立朝廷不是难事,但他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帮朝廷去平定方腊,由此可见,在朝廷为官才是他最终的梦想。

  爱好历史的朋友们,你们有什么看法吗?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zljzjx.com/post/5600.html

我要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